正文卷 第246章 蝼蚁不配当对手(1500月票加更)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永久vip无缝浏览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最新网址:www.92wx.la
    在学校里,已经被顾建设教训了一顿的顾文,听到楚翘的话,后背一寒,头都掉肚脐眼了,不敢吭声。

    顾建设假装没听见,拽着儿子就走,他最近流年不利,啥事都不顺,本来还想给顾野送上一份大礼,结果顾野轻轻松松就解决了,还把他的人给弄去车间干苦力,搞得他现在里外不是人。

    唯一让他欣慰的是,顾野现在还没卖出一台机床,再等两个月,顾野要是还卖不出机床,他就在厂里煽风点火,让顾野这个无能之辈下台,机床都卖不出去,有什么脸占着销售科长这位置!

    父子俩快步走着,非常齐心,都不想面对楚翘和大宝。

    楚翘却不想轻易放过他们,追了几步,大声叫道:“顾建设你耳朵聋了?我叫你没听见?我是你婶,没大小的东西,你装聋还是装瞎?”

    大宝也跟着起哄,“顾文你聋了?你叔我叫你呢!”

    父子俩神同步地咬紧了牙,不得不停下了,学校门口那么多家长和学生,这两人不要脸,他们还是要脸的。

    顾建设强挤出笑,假装刚看见,“刚才没看到,小婶有事?”

    楚翘冷笑了声,嘲讽问道:“你顾副书记架子真大,我当婶婶的叫你好几声才能让你的贵脚停下来。”

    顾建设讪讪笑了笑,没出声,好男不和女斗,他只当这女人放屁。

    楚翘也没指望他回答,就是成心挤兑这王八蛋,便又问起了分数,“小文考了几分?以前他成绩比大宝好,这次肯定进步很大吧?大宝都进步了好多呢。”

    顾文脸涨得通红,捏紧了拳头,羞愧不安。

    顾建设也脸上无光,刚才他已经问过了,周大宝这个小无赖居然考了99和95这么高的分数,比他儿子高那么多,他现在很怀疑何老师给周大宝开小灶了,要不就是泄露了题目,否则小无赖怎么可能比他儿子考得好!

    但这只是怀疑,顾建设不好提到明面上,他等下次考试看,哼,要是周大宝还考这么好,他就要去校长那里举报何老师,为人师表却搞徇私舞弊这一套,岂有此理!

    “一次考得好不代表什么,谁知道是不是真实成绩呢,我家小文这次虽然退步了些,但成绩一直很稳定,不像有些人,平时是谷底烂泥,现在却一飞冲天了,哼,麻雀扑腾几下就想当老鹰,做梦也没这么做的!”顾建设淡淡地嘲讽。

    虽然没指名道姓,可这种明显的含沙射影,就算大宝是小孩都能听出来,立刻就涨红了脸,小胸膛气得一鼓一鼓的,他的成绩是真实的,他也不是麻雀,顾文才是小麻雀。

    楚翘在他头上轻轻拍着,低下头眼神安抚,大宝平静下来,小脸有些委屈,不过心里好受多了,只要婶婶相信他就好。

    “顾建设,你说得不对,麻雀虽然小,但也是飞禽,能在高空中飞翔,我觉得有些人啊,就像蝼蚁一样低贱,就算天天白日做梦,也只是一只小虫子,变不成飞禽,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的对手,大宝,你记着啊,永远别把蝼蚁当成对手,你的对手是高空的老鹰,不是泥沟里的蝼蚁,记住了?”

    楚翘不紧不慢地说着,声音带着冷,顾建设脸色大变,贱人居然骂他儿子是蝼蚁,特么的哪来的胆子?

    大宝脸上的委屈顿时散了,使劲点头,“婶婶,我记住了,蝼蚁不配当我的对手!”

    “嗯,就是这样,别降低自己身份!”

    楚翘嘉奖地摸了下大宝脑袋,又轻蔑地看了眼愤怒的顾建设,冷笑了声,便牵着大宝走了。

    突然就没了兴趣打压这对父子了,她的天地更广阔,何必总盯着前世的那些破事,她得放下了。

    身后传来顾文的声音,“爸,蝼蚁是啥?”

    漂亮叔奶奶总是说蝼蚁,顾文听不懂。

    气头上的顾建设,一巴掌拍了下去,“这个都不懂,你成天在课堂上学啥了?我怎么生出你这么个蠢东西!”

    “哇……”

    顾文委屈地哭声传了过来,老师课堂上又没教蝼蚁,爸爸凭啥打他?

    顾建设拖着他走了,心里憋着火,太气人了,他要诅咒顾野这辈子都卖不出机床,诅咒楚翘那贱人红杏出墙,给顾野脑袋上抹绿光。

    诅咒了一百遍,顾建设心里好受了些,可回到父母家,看到冷锅冷灶,朱玉珍开着录音机,传出的是奔放的迪斯科音乐,朱玉珍跟着节拍扭啊扭的,完全忘记了做饭这事儿,他小儿子在摇篮里哭得眼泪哗哗的,朱玉珍也跟没听见一样,还在扭迪斯科。

    “妈,小武都哭了。”

    顾建设口气多了些抱怨,天天在家啥事不干,他这妈真是一言难尽。

    音乐声太大,朱玉珍没听见,还在忘情地扭着,纺织厂的退休老人成立了老年迪斯科队,每天都去公园练舞,前阵子还代表纺织厂去大礼堂比赛了呢,她听说舞队还和市领导照相了。

    和她不对付几十年的一个老娘们,模样比叫花子还磕碜,朱玉珍向来是瞧不上的,可这老娘们加入了迪斯科舞蹈队后,天天打扮得花枝招展,还化起了妆,据说还是舞蹈队的台柱子,和市领导合影时,这老娘们站的可是C位。

    朱玉珍去观摩了那张合影,那老娘们涂着猴子屁股一样的大花脸,笑得跟神婆一样,还是那么丑,可她却嫉妒得后槽牙都倒了,一辈子没瞧上的丑八怪,有什么资格当台柱子,还和领导合影,现在还被厂里那些老头吹捧称赞,夸她是台柱子,是舞蹈队的门面。

    哼,门槛还差不多,那些老头都瞎了眼。

    憋着一口气的朱玉珍,废寝忘食地练舞,她一定要跳赢那老娘们,让那些老头好好瞧瞧,她朱玉珍才是台柱子!

    没得到回应,顾建设心里一阵烦躁,看到他妈扭得像抽筋一样,还有那嘈杂的音乐声,吵得他更是心烦意乱,火气也慢慢燃烧着,摇篮里的顾武哭得撕心裂肺,可朱玉珍却无动于衷,还在沉浸式地跳舞。

    无奈的顾建设,只得抱起了小儿子,见小儿子哭得面红耳赤,眼泪哗哗的,嗓子都哑了,他更是心疼,对他妈也多了些怨气,说话口气便重了些,“别跳了,小武嗓子都哭哑了!”

    
最新网址:www.92wx.la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