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起山东 第228章 辩论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永久vip无缝浏览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最新网址:www.92wx.la
    土豆和玉米丰收的时候,左梦庚在钞关码头迎来了南下、北上的两拨人。

    南下的是侯恂和刘宗周,北上的曹文衡。

    侯恂比较倒霉。

    上个月视察边关的时候,结果碰到火药爆炸,身上多处被烧伤。于是向朝廷请辞,需要休养。

    原本的历史上,崇祯让他留职。

    但这一次崇祯对他十分看重,想着日后要重用,便许可了。

    曹文衡北上就是来接替侯恂的。

    蓟辽重镇,必须要有能臣驻守。曹文衡在东昌府和应天的政绩都十分出众,于是得到了提拔。

    至于刘宗周……

    还是和历史上一样,最终和崇祯闹崩了。以病体需要调理为由,告病归家。

    崇祯默契地没有挽留,痛快放行。

    南下的刘宗周萧索一如这个秋天,比去京师之前着实老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当初便劝过老师,那个京师就不该去。给一家之皇帝当奴才,又能有什么好下场?”

    黄宗羲扶着刘宗周,火力全开,丝毫不带客气的。

    左梦庚帮着搀扶侯恂下了船。

    看着侯恂惨淡的模样,不禁唏嘘。

    “若谷公这一伤,多年努力全都毁于一旦了。”

    侯恂却没有什么惋惜的,洒脱一笑。

    “歇一歇也好。如今周延儒、温体仁视我如仇寇,我不在朝廷,说不得还能留得性命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个秋天,首辅成基命也请辞了。

    崇祯同样放行。

    于是主政的人就变成了周延儒,不久之后会是温体仁。总之,东林党已经彻底离开了中枢。

    侯方域上前来,老老实实给左梦庚行礼。

    “见过左家哥哥。”

    一年不见,侯方域着实成长了不少,隐隐有些脱去稚气。

    “你来的正好,张令锡一直念叨着你。”

    听到同龄玩伴的名字,侯方域也有些迫不及待了。

    他在京师,着实无聊的紧。尤其是徐若琳走后,更是连请教的人都没了。

    因此侯恂打算来临清的时候,他是最高兴的。

    党还醇上前,双眼含泪,情难自已。

    “若谷公,恩师他……”

    侯恂脸色一黯,俯身扶起了他。

    “世事无常,人各有命。若朴他身子本就孱弱,该有此劫。”

    就在上个月,侯恪因病去世了。

    才三十多岁的年纪,着实令人惋惜。

    刘宗周、侯恂、曹文衡的到来,令左庄的热闹一下子空前起来。

    黄道周也欣喜地从东昌府赶过来,让左梦庚的阵营第一次全员到齐。

    刘宗周脱离政务,重新捡起文学,也终于将《国富论》和《君主论》都看了。连黄宗羲的《君主本论》也好好地品读了一番,还做了评析。

    “和你等所倡相比,老夫的学问却显得空洞了。”

    刘宗周这些年来一直扑在故纸堆里,想要为儒家学说寻找到新的方向。原本是要向着“慎独”的方向深入下去的,半路上被左梦庚影响,学问也开始从务虚渐渐变的务实。

    尤其是做了一年的京兆尹后,见识到了大明王朝不可阻止的堕落,刘宗周更加迫切。

    如今的他,稍微有点理解左梦庚为何那么坚决地想要造反了。

    虽然自己还不大能够转换身份,但对于这里诞生的思想,还是很受启发的。

    “中恒说过,要让我们的行动有先进的纲领,那么就必须明白我们的目标是什么。我们想要做的,不单单只是推翻一个皇帝、一个王朝那么简单。我们想要的,是摧毁旧有阶层,解放生产力,以此来提升国力民生。”

    左梦庚持续不断的灌输终于起到作用了。

    如今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认识到封建制度的危害,同时也有了去推翻封建制度的意愿。

    就以临清的几大家族来说,自从将土地拿出来入股了农垦集团和蔬菜集团后,他们就已经从传统的地主开始向资本家在转变了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这个冬天将至关重要。

    一旦更大规模的蔬菜集团获利丰厚,超过了以往的土地收入,那么这些家族将会成为左梦庚最坚定的支持者。

    什么都是假的,只有利益是最真实的。

    除了几大家族外,侯恂、瞿式耜、曹文衡等人已经感受到了新兴产业的威力。

    到今年为止,他们几家的财富通过福耀集团的分红,足足增长了一倍有余。

    这还只是第一年,随着诸多产业的慢慢铺开,他们这些人必定会成为新兴阶级。

    巨大的利益面前,对于推翻禁锢自身发展的封建制度,这些人的造反精神已经超过了左梦庚。

    左梦庚还只是本着挽救中华民族的理念,希望这个古老民族能够搭上大航海时代的快车道,继续屹立于强族之林。

    而其他人,则基本上都是从自身的利益角度出发去反对封建制度。

    “各位,在下近日也有所思虑,现已成稿,还请大家斧正。”

    柳一元也没有闲着,同样拿出了他的想法。

    和黄宗羲截然相反,柳一元的出发点不是对帝王的反思,而是着重于思考平民的问题。

    他这片文章的题目是《民众生存现状的危害性以及改善的可行性建议》,典型的左梦庚式论文风格。

    在文章中,柳一元概述了当今天下百姓的生存艰难问题,同时提到了一个关键性问题。

    那就是要想让百姓能够摆脱生存危机,就必须要解除对百姓的禁锢。能够让百姓自由选择职业、自由选择地域,通过更多的方式求活。

    他的理论基础,出自于《礼记·大同篇》。

    “孔子曰:……大道之行也,天下为公,选贤与能,讲信修睦。故人不独亲其亲,不独子其子;使老有所终,壮有所用,幼有所长,矜寡孤独废疾者,皆有所养;男有分,女有归。货,恶其弃于地也,不必藏于己;力,恶其不出于身也,不必为己。是故谋闭而不兴,盗窃乱贼而不作。故外户而不闭,是谓大同。”

    柳一元认为,将百姓人为地划分为固定的职业,拘禁在固定的地域,这是对百姓最大的伤害。

    时移世易,世界已经变得大为不同,土地的承载能力也决定了光靠农耕无法养活更多的人口。

    因此必须解放百姓,让百姓通过其他的途径获取生存物资。

    这篇文章表面上是在讨论当今天下百姓的生存状况,实则核心只有一个,那就是解放人口和劳动力。

    完全就是新兴资产阶级对地主阶级的挑战。

    因为一旦完成百姓的身份解放,那么受到损害最大的一定是地主阶级。

    没有人给他们种地了呀!

    而新兴资产阶级在发展的过程中,除了不断改进技术之外,最需要的是什么?

    当然是源源不断的劳动力。

    任何时候,劳动力才是创造财富的根本。

    这篇文章让左梦庚非常满意,因为他看到了新兴阶级终于开始具备挑战精神了。

    同样的,这片文章也让黄宗羲、左懋第等人很不满意。

    他们不满意的原因是,觉得这里面的观点太保守了。

    “明明君主才是天下第一大害,只要清除了这个最大的祸害,民众的生存危机自然而解。”

    柳一元和他辩论许久了,也有了火气。

    “君主已经存在数千年了,在百姓的心目中根深蒂固。贸然铲除了君主,那么国家行政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为黄宗羲出头的,是周游。

    “国家既然是民众的国家,那么国家的事务就该由全体百姓来决定。”

    黄道周不认可这个观点。

    “如今百姓多数愚昧,民智尚未开启,贸然将国政交之其手,实非国家之福。”

    今天是全体大会,所有相关的人都来了。

    因此王秀芹也参加了论战。

    “百姓民智未开,那便开启就是。”

    李邦华反问道:“那这个过程需要多久?几年、几十年还是上百年?当今天下百姓目不识丁者十之八九,莫说天下大事,便是本村之外的情形都茫然无知。这样的人,参与国政,这不是祸乱之源吗?”

    左永也有理由。

    “就怕不如此做,长此以往,国政把持于少数人之手,届时又和这大明有甚分别?”

    徐若琳也来了。

    躲在左梦庚身边,看着唇枪舌剑无比激烈的现场,忍不住轻声嘀咕。

    “他们会不会打起来?”

    左梦庚莞尔一笑,并不紧张。

    “不会。他们只是在寻找未来的方向,走上了不同的路罢了。殊途同归,结果还是一样的。”

    
最新网址:www.92wx.la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