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卷 番外26 阿谨!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永久vip无缝浏览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最新网址:www.92wx.la
    阳光落在桌角,映出一块明亮的光斑。

    沈知谨眸光凝于其上,此时此刻,竟不敢侧头去看她。

    亦不敢回答她的话。

    顾听茵等了几秒钟,看他没有要回答的意思,正要再问,却忽而望见他耳尖染上了一层薄红。

    ——原来这就是他的答案。

    她眨眨眼,终于咽下剩下的话,又稍稍退后,在他旁边乖乖坐好。

    今天天气真好。

    她想。

    深秋的天,居然也这么燥热。

    片刻,她手腕微动,想扇扇风。

    然而这一刻,她才忽然察觉她的右手手腕还被他握着。

    这细微的动作终于令他醒来,立刻松开了她的手腕。

    可指尖的那抹软腻,却一直残留,挥散不去。

    顾听茵没看他,唇角却翘起了小小的弧度,而后将他身前的那本《黑洞引力》拿了过来。

    沈知谨微愣。

    顾听茵冲着书袋扬了扬下巴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要看那个的嘛?”

    片刻,沈知谨终于从中拿出了一本书,翻开。

    顾听茵眼睛弯弯,也掀开了扉页看起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时间缓缓流逝。

    顾听茵心中轻叹。

    果然,她再喜欢他,这物理,看不懂,就是看不懂。

    她忍不住侧头,悄悄看他。

    他这个人做事向来认真严谨,即便是看漫画,也依旧如此。

    肩背挺直,端正规矩,一切都像是用标尺进行过精准的测量一般,从不出半点差错。

    这样子,不像是看漫画,倒更像是在看什么深奥难懂的文献一般。

    真好看。

    她这么想着,就有些舍不得移开视线了。

    沈知谨当然察觉到了她的小动作。

    即便她没发出任何声音,可她的眼神像是带着滚烫的温度,令他想忽视都不能。

    终于,他侧头看她,视线从那本书上扫过。

    “不想看了?”

    “看不懂。”

    她这次说这句话,倒是坦诚。

    许多内容,沈知谨跟她讲了好多遍,她还是似懂非懂。

    之前她还会为此感到不好意思,但经过这么多次的努力,她已经清楚认识到,自己在这上面的确没什么天赋。

    她就算是二十四小时不睡觉,也是赶不上他的。

    再说——

    她看向他手里的那本漫画,唇角扬起笑。

    “没有你好看。”

    她笑嘻嘻道。

    沈知谨便又不说话了,重新低头看书。

    她眼睛弯成了月牙。

    她发现,沈知谨其实特别不经逗,她稍稍放肆些,他就会像现在这样。

    让步、妥协、一步步。

    次数多了,她就越发嚣张。

    她趴在桌上,往他身边凑了凑,下巴抵在交叠的手背之上。

    “沈知谨,这本书好看吗?”

    沈知谨只要一低头,就能看到侵占了他身前大半桌子的小脑袋。

    她及腰的长发垂下,落在他的手边。

    分明还隔着衣服,他却觉得触碰的地方好像有些酥痒。

    他移开视线,重新看向那本书,抿了抿唇,好一会儿,才道:

    “看不懂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顾听茵惊讶回头,小脸上满是震惊,像是发现什么新大陆一般,

    “还有你看不懂的东西?”

    她这么一转身,就更近了。

    沈知谨这么想着,又回想了一遍她刚才的话,这才颔首。

    看不懂就是看不懂,没什么不好承认的。

    尽管他已经很认真地在看,但还是不懂她为什么每次看这些东西,都能笑得那么明灿。

    顾听茵愣愣看了他好一会儿,半晌,一抹笑意逐渐爬上她的眼角眉梢。

    “沈知谨。”

    她像是很高兴,唇角翘起俏皮的弧度,悄声,

    “原来你也有今天。”

    是。

    原来他也有今天。

    那份隐秘的心思,几乎已经无法遮掩。

    顾听茵忽然仰脸凑了过来。

    那道甜香猛然浓郁,惊乱他的心神。

    他眼睫微颤,拿着书的手顷刻收紧,周身紧绷。

    像是有着一道无形的力量将他压制——在她靠近的时候,打破安全距离的一瞬,他意识到了某种本能般的极致危险,却无法动作,不能躲开。

    又或者,他本就不想躲。

    顾听茵最后在他面前寸许距离停下,挺翘的鼻尖动了动,盯着他的唇角,喃喃:

    “沈知谨,你是不是喝花生奶昔了?”

    那股甜味儿还残存着,很淡,但他们靠的很近,她就隐约闻到了。

    沈知谨“嗯”了声。

    她轻轻撇嘴。

    她好喜欢那个味道,可她不能碰,就只能偶尔闻一闻。

    想到这,她又忍不住吸了吸鼻子,控诉:

    “你故意的!”

    沈知谨心头一跳,有一瞬的慌乱。

    然而下一刻,又见她退了回去,小声念叨:

    “能喝花生奶昔有什么了不起的?”

    她还能闻呢!

    沈知谨紧绷的精神终于放松。

    片刻,等那股甜香的气息逐渐消散了些,他才道:

    “既然书不想看了,那——”

    “谁说我不看了?”

    顾听茵一把将书护住,生怕他来抢一样。

    看不懂也要看!

    反正看的又不是书。

    这话她没说出口,可她的眼睛已经表达了这样的意思。

    沈知谨望了她一眼,没来抽走她的书,也低头继续看起了那本漫画。

    看不懂又有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她就在这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之后,他们就这样坐在小圆桌边上,一起看着自己看不懂的书。

    时间似乎过得格外快,日渐西斜。

    沈知谨起身,帮她把那本《黑洞引力》放回。

    但顾听茵在位置上等了好一会儿,都不见他回来,最后就循着他刚才离开的方向找了过去。

    绕过一排书架,她看到他,立刻喊了一声:

    “沈知谨?我们走吗?”

    然而又往前两步,她才见到他正和一个看起来三十岁左右的男人低声说着什么,闻声,二人都往这边看来。

    顾听茵这才意识到自己好像打扰了他们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我——”

    那男人打量着她,又看向沈知谨,挑眉一笑。

    “阿谨,原来今天是带朋友一起过来的?”

    顾听茵愣了下。

    他们似乎挺熟的?

    沈知谨解释道:

    “碰巧。”

    碰巧?

    他可不怎么来这家书店。

    那男人笑了笑,也不揭穿。

    “行了,那你们先走,别让你朋友等急了。”

    沈知谨顿了顿,最后还是道:

    “齐叔再见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二人一同离开书店。

    顾听茵终于忍不住问道:

    “阿谨,刚刚那个人是谁啊?”

    沈知谨的脚步猛然顿住。

    顾听茵眨眨眼。

    “你不会是……生气了吧?”

    沈知谨就那么看着她,眸色黑沉。

    她敏锐察觉到氛围好像不太对,鼓了鼓腮帮子。

    就是开个玩笑嘛……

    那人可以叫,她怎么就不行?

    她思索着,微微偏头,软着声跟他打商量。

    “那要不……你叫我茵茵,我们就扯平啦!”

    撒娇耍无赖的本事,她向来最是擅长。

    见他不说话,她又眨眨眼,眸光晶亮。

    “嗯?阿谨?”

    
最新网址:www.92wx.la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