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卷 第1938章 三岛叶的生死之局(二)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永久vip无缝浏览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最新网址:www.92wx.la
    附近大楼上,池非迟也从放在后方的背包中翻出了雨衣套上,避免易容脸和耳机被淋坏,又从背包里拿出狙击枪,重新锁定到了闲置房屋前的三个人,嘶哑声音平静道,“雨下大了,  对视物影响不小,斯利佛瓦,你那边情况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从清水身上摄像头传来的录像来看,确实是三岛叶本人,”耳机那头传来鹰取严男的汇报,“清水没有异常举动,  一切在按照计划进行,  听对话,他们打算在空置屋子的房檐下避雨,  三岛的妻子准备去旁边药店买药……”

    “继续盯着,琴酒?你那边呢?”池非迟观察着三人。

    那个中年女人的身影确实在横穿马路,剩下两个人坐在房檐下,没有看到冲矢昴的身影,不过不用急。

    他这里虽然方便观察,但附近都是楼房,也还有着不少视线死角,他没看到人,不代表人没到……

    “附近街口没有人或者车子路过,基安蒂和基尔那边也没有异常,如果有可疑人物或者车子接近,我会及时提醒你的,  ”琴酒顿了顿,“不过,  三岛的妻子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我安排的,  ”池非迟嘶声道,“三岛联系公安一向谨慎,非必要情况不会进行联系,  我认为仅靠‘发现本该死了的女抢匪出现、疑似被幕后黑手追杀’这一点,不足以让他马上联系他背后的人,他更······

    想找个人一起聊角色侃剧情?那就来-起@点-读书呀,懂你的人正在那里等你~

    附近大楼上,池非迟也从放在后方的背包中翻出了雨衣套上,避免易容脸和耳机被淋坏,又从背包里拿出狙击枪,重新锁定到了闲置房屋前的三个人,嘶哑声音平静道,“雨下大了,对视物影响不小,斯利佛瓦,你那边情况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从清水身上摄像头传来的录像来看,确实是三岛叶本人,”耳机那头传来鹰取严男的汇报,“清水没有异常举动,一切在按照计划进行,听对话,他们打算在空置屋子的房檐下避雨,  三岛的妻子准备去旁边药店买药……”

    “继续盯着,琴酒?你那边呢?”池非迟观察着三人。

    那个中年女人的身影确实在横穿马路,剩下两个人坐在房檐下,没有看到冲矢昴的身影,不过不用急。

    他这里虽然方便观察,但附近都是楼房,也还有着不少视线死角,他没看到人,不代表人没到……

    “附近街口没有人或者车子路过,基安蒂和基尔那边也没有异常,如果有可疑人物或者车子接近,我会及时提醒你的,”琴酒顿了顿,“不过,三岛的妻子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我安排的,”池非迟嘶声道,“三岛联系公安一向谨慎,非必要情况不会进行联系,我认为仅靠‘发现本该死了的女抢匪出现、疑似被幕后黑手追杀’这一点,不足以让他马上联系他背后的人,他更附近大楼上,池非迟也从放在后方的背包中翻出了雨衣套上,避免易容脸和耳机被淋坏,又从背包里拿出狙击枪,重新锁定到了闲置房屋前的三个人,嘶哑声音平静道,“雨下大了,对视物影响不小,斯利佛瓦,你那边情况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从清水身上摄像头传来的录像来看,确实是三岛叶本人,”耳机那头传来鹰取严男的汇报,“清水没有异常举动,一切在按照计划进行,听对话,他们打算在空置屋子的房檐下避雨,三岛的妻子准备去旁边药店买药……”

    “继续盯着,琴酒?你那边呢?”池非迟观察着三人。

    那个中年女人的身影确实在横穿马路,剩下两个人坐在房檐下,没有看到冲矢昴的身影,不过不用急。

    他这里虽然方便观察,但附近都是楼房,也还有着不少视线死角,他没看到人,不代表人没到……

    “附近街口没有人或者车子路过,基安蒂和基尔那边也没有异常,如果有可疑人物或者车子接近,我会及时提醒你的,”琴酒顿了顿,“不过,三岛的妻子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我安排的,”池非迟嘶声道,“三岛联系公安一向谨慎,非必要情况不会进行联系,我认为仅靠‘发现本该死了的女抢匪出现、疑似被幕后黑手追杀’这一点,不足以让他马上联系他背后的人,他更附近大楼上,池非迟也从放在后方的背包中翻出了雨衣套上,避免易容脸和耳机被淋坏,又从背包里拿出狙击枪,重新锁定到了闲置房屋前的三个人,嘶哑声音平静道,“雨下大了,对视物影响不小,斯利佛瓦,你那边情况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从清水身上摄像头传来的录像来看,确实是三岛叶本人,”耳机那头传来鹰取严男的汇报,“清水没有异常举动,一切在按照计划进行,听对话,他们打算在空置屋子的房檐下避雨,三岛的妻子准备去旁边药店买药……”

    “继续盯着,琴酒?你那边呢?”池非迟观察着三人。

    那个中年女人的身影确实在横穿马路,剩下两个人坐在房檐下,没有看到冲矢昴的身影,不过不用急。

    他这里虽然方便观察,但附近都是楼房,也还有着不少视线死角,他没看到人,不代表人没到……

    “附近街口没有人或者车子路过,基安蒂和基尔那边也没有异常,如果有可疑人物或者车子接近,我会及时提醒你的,”琴酒顿了顿,“不过,三岛的妻子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我安排的,”池非迟嘶声道,“三岛联系公安一向谨慎,非必要情况不会进行联系,我认为仅靠‘发现本该死了的女抢匪出现、疑似被幕后黑手追杀’这一点,不足以让他马上联系他背后的人,他更附近大楼上,池非迟也从放在后方的背包中翻出了雨衣套上,避免易容脸和耳机被淋坏,又从背包里拿出狙击枪,重新锁定到了闲置房屋前的三个人,嘶哑声音平静道,“雨下大了,对视物影响不小,斯利佛瓦,你那边情况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从清水身上摄像头传来的录像来看,确实是三岛叶本人,”耳机那头传来鹰取严男的汇报,“清水没有异常举动,一切在按照计划进行,听对话,他们打算在空置屋子的房檐下避雨,三岛的妻子准备去旁边药店买药……”

    “继续盯着,琴酒?你那边呢?”池非迟观察着三人。

    那个中年女人的身影确实在横穿马路,剩下两个人坐在房檐下,没有看到冲矢昴的身影,不过不用急。

    他这里虽然方便观察,但附近都是楼房,也还有着不少视线死角,他没看到人,不代表人没到……

    “附近街口没有人或者车子路过,基安蒂和基尔那边也没有异常,如果有可疑人物或者车子接近,我会及时提醒你的,”琴酒顿了顿,“不过,三岛的妻子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我安排的,”池非迟嘶声道,“三岛联系公安一向谨慎,非必要情况不会进行联系,我认为仅靠‘发现本该死了的女抢匪出现、疑似被幕后黑手追杀’这一点,不足以让他马上联系他背后的人,他更附近大楼上,池非迟也从放在后方的背包中翻出了雨衣套上,避免易容脸和耳机被淋坏,又从背包里拿出狙击枪,重新锁定到了闲置房屋前的三个人,嘶哑声音平静道,“雨下大了,对视物影响不小,斯利佛瓦,你那边情况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从清水身上摄像头传来的录像来看,确实是三岛叶本人,”耳机那头传来鹰取严男的汇报,“清水没有异常举动,一切在按照计划进行,听对话,他们打算在空置屋子的房檐下避雨,三岛的妻子准备去旁边药店买药……”

    “继续盯着,琴酒?你那边呢?”池非迟观察着三人。

    那个中年女人的身影确实在横穿马路,剩下两个人坐在房檐下,没有看到冲矢昴的身影,不过不用急。

    他这里虽然方便观察,但附近都是楼房,也还有着不少视线死角,他没看到人,不代表人没到……

    “附近街口没有人或者车子路过,基安蒂和基尔那边也没有异常,如果有可疑人物或者车子接近,我会及时提醒你的,”琴酒顿了顿,“不过,三岛的妻子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我安排的,”池非迟嘶声道,“三岛联系公安一向谨慎,非必要情况不会进行联系,我认为仅靠‘发现本该死了的女抢匪出现、疑似被幕后黑手追杀’这一点,不足以让他马上联系他背后的人,他更附近大楼上,池非迟也从放在后方的背包中翻出了雨衣套上,避免易容脸和耳机被淋坏,又从背包里拿出狙击枪,重新锁定到了闲置房屋前的三个人,嘶哑声音平静道,“雨下大了,对视物影响不小,斯利佛瓦,你那边情况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从清水身上摄像头传来的录像来看,确实是三岛叶本人,”耳机那头传来鹰取严男的汇报,“清水没有异常举动,一切在按照计划进行,听对话,他们打算在空置屋子的房檐下避雨,三岛的妻子准备去旁边药店买药……”

    “继续盯着,琴酒?你那边呢?”池非迟观察着三人。

    那个中年女人的身影确实在横穿马路,剩下两个人坐在房檐下,没有看到冲矢昴的身影,不过不用急。

    他这里虽然方便观察,但附近都是楼房,也还有着不少视线死角,他没看到人,不代表人没到……

    “附近街口没有人或者车子路过,基安蒂和基尔那边也没有异常,如果有可疑人物或者车子接近,我会及时提醒你的,”琴酒顿了顿,“不过,三岛的妻子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我安排的,”池非迟嘶声道,“三岛联系公安一向谨慎,非必要情况不会进行联系,我认为仅靠‘发现本该死了的女抢匪出现、疑似被幕后黑手追杀’这一点,不足以让他马上联系他背后的人,他更附近大楼上,池非迟也从放在后方的背包中翻出了雨衣套上,避免易容脸和耳机被淋坏,又从背包里拿出狙击枪,重新锁定到了闲置房屋前的三个人,嘶哑声音平静道,“雨下大了,对视物影响不小,斯利佛瓦,你那边情况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从清水身上摄像头传来的录像来看,确实是三岛叶本人,”耳机那头传来鹰取严男的汇报,“清水没有异常举动,一切在按照计划进行,听对话,他们打算在空置屋子的房檐下避雨,三岛的妻子准备去旁边药店买药……”

    “继续盯着,琴酒?你那边呢?”池非迟观察着三人。

    那个中年女人的身影确实在横穿马路,剩下两个人坐在房檐下,没有看到冲矢昴的身影,不过不用急。

    他这里虽然方便观察,但附近都是楼房,也还有着不少视线死角,他没看到人,不代表人没到……

    “附近街口没有人或者车子路过,基安蒂和基尔那边也没有异常,如果有可疑人物或者车子接近,我会及时提醒你的,”琴酒顿了顿,“不过,三岛的妻子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我安排的,”池非迟嘶声道,“三岛联系公安一向谨慎,非必要情况不会进行联系,我认为仅靠‘发现本该死了的女抢匪出现、疑似被幕后黑手追杀’这一点,不足以让他马上联系他背后的人,他更附近大楼上,池非迟也从放在后方的背包中翻出了雨衣套上,避免易容脸和耳机被淋坏,又从背包里拿出狙击枪,重新锁定到了闲置房屋前的三个人,嘶哑声音平静道,“雨下大了,对视物影响不小,斯利佛瓦,你那边情况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从清水身上摄像头传来的录像来看,确实是三岛叶本人,”耳机那头传来鹰取严男的汇报,“清水没有异常举动,一切在按照计划进行,听对话,他们打算在空置屋子的房檐下避雨,三岛的妻子准备去旁边药店买药……”

    “继续盯着,琴酒?你那边呢?”池非迟观察着三人。

    那个中年女人的身影确实在横穿马路,剩下两个人坐在房檐下,没有看到冲矢昴的身影,不过不用急。

    他这里虽然方便观察,但附近都是楼房,也还有着不少视线死角,他没看到人,不代表人没到……

    “附近街口没有人或者车子路过,基安蒂和基尔那边也没有异常,如果有可疑人物或者车子接近,我会及时提醒你的,”琴酒顿了顿,“不过,三岛的妻子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我安排的,”池非迟嘶声道,“三岛联系公安一向谨慎,非必要情况不会进行联系,我认为仅靠‘发现本该死了的女抢匪出现、疑似被幕后黑手追杀’这一点,不足以让他马上联系他背后的人,他更

    7017k

    
最新网址:www.92wx.la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